載入中...

中信月刊

年份 
分類 
2021年7月號.第60卷.第7期.總第711期
常情有道
信鴿
黃剛



  一個悠閒的夏午,門庭外來了一隻鴿子。

  鴿子一腳受傷,我打開門牠毫不畏懼地拐進屋來。牠腳上有環,骨骼寬健,瞳眼炯炯,相信是比賽的信鴿,賽程中受傷離羣。既然是落難的健兒,我該給予援手,讓牠養好傷。

  一個月後,我放走康復的鴿子。牠在空中盤旋了幾圈,飛回來;趕牠,牠不走。內子說:「牠已把這裏當成家,不如再找個伴侶,讓牠不寂寞。」我們買了一隻雄鴿,讓牠們組成家庭。不久鴿子生蛋孵蛋,眼下很快已多了兩三對鴿子。

  黃昏放鴿是件快事。籠子一開,鴿子輕捷跳出,戛戛振翮,翀天而上,引頭的總是那母鴿,隨後六七隻爭先恐後,迎着夕陽天邊飛去,直到變成黑點,以為快要消失天際;卻翱翔而回。

  信鴿很是可信。無論飛多遠都不迷路,總能忠心地回家。而且牠們出雙入對,回巢從不出亂子,一雌一雄精準地回到自己的籠裏。

  一次放鴿,想不到引來麻鷹,鴿羣匆忙回巢,數點下少了母鴿。突然屋後傳來一聲撞擊,心想,糟糕,可能是被鷹襲擊。於是在屋子周圍轉了幾圈,直到天黑,還是找不到牠。

  當晚母鴿沒有回來,籠子裏傳來雄鴿不安的沉鳴。第二天放出所有鴿子,希望牠們能找回母鴿。將近傍晚,鴿子回來,母鴿卻沒回來,而且連牠的丈夫也不見。再過好幾天還是沒有回來。

  相信母鴿已出事。但雄鴿為甚麼一去不返呢?我猜想:牠是為了找回妻子,一往情深地流浪到天涯海角;或是去跟那老鷹拼命。無論是哪個答案,我總是對這一去不返的信鴿充滿敬意。

  這一去不返的鴿子,使我聯想到創世記方舟裏的那隻信鴿。當滅世的洪水退卻後,大地恢復生機,挪亞從方舟放出鴿去,鴿子就不再回來了(參創世記八12)。同樣是一去不返的鴿子,為人類帶來新生的盼望;也該使人充滿敬意。
  •  
中國信徒佈道會有限公司版權所有。 網頁設計及維護:自由策劃有限公司。
免責條款 | 私隱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