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傳書雙月刊

年份 
分類 
2024年4月號.第32卷.第2期.總第188期
十架在哪裏?再思基督受難
承認和擁抱十字架——中國家庭教會走過的路
文/吳述塵



  中國家庭教會的開始時期眾說紛紜。據說是 1950 年代在全國各地零星開始,而自 1955 8 月王明道被政府以反革命罪拘捕後,教會發展不穩,家庭教會隨之冒起。其後,在 1958 年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強制教會進行刪減合併,加入三自愛國教會(下簡稱「三自」)的聯合崇拜。不願加入三自的信徒只能在家聚會,而參與聯合崇拜的信徒因來自不同宗派,彼此信仰上的差異未能協調,也加速了家庭教會的發展。據說在文化大革命時期(下簡稱「文革」),家庭教會多在凌晨兩三點舉行,於曠野、山上和山洞聚會,就像早期教會般。至文革結束,宗教政策放寬,家庭教會已走上成長的路了。他們說自己走的是十字架的道路,那究竟是怎樣的道路?

被拆毀和受苦的十架路
  這是被神拆毀和受苦的道路。1955 9 月,林獻羔與兩位同工被捕,被指為反革命集團,囚於看守所。預審員給林獻羔看刊印在《天風》裏王明道所寫的檢討書,他閱後萬分難過和不解。九個月後,他在看守所寫下詩歌〈被神拆毀〉,抒發那段時間的經歷。他在副歌中重複拆毀這主題,表達在主裏看到的盼望:「在主前被光照赤裸裸全無了/神的手無情地拆毀我/重建立與栽植/下扎根上結果/有豐盛的生命自流露」1

  林獻羔在 15 個月後獲釋,但同年底再被判刑二十年,先在廣東韶關茶場渡過五年,接着被送到山西太原煤礦服刑。刑滿獲釋前,領導邀請他參加「寫作小組」,他回顧這段受苦的歲月時說:「多為主受苦,就多得神恩典,沒有受苦或少受苦的人,是一個沒有得訓練的小孩,他無法明白神的恩典……許多信徒在受苦中經不起考驗,埋怨神,這樣的受苦是白受的……在受苦時,不單不埋怨,反要讚美和感謝……神把我們放在苦難中,是要叫我們經過苦難後,就得着益處。『我受苦是與我有益,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。』(詩一一九71)」2

饒恕和煉淨的十架
  十字架也是饒恕和煉淨。楊清溪面對解放初期加入三自與否的問題而信仰崩潰。文革後期,他被關進牛棚,被看守的人鞭打了三個多小時,幾乎死去。其時,他經歷聖靈充滿,並問:「為甚麼我要被打?」原來有人告發他,指他作基督徒不肯放棄神就做不到四無限3,也就是反革命。他被殘酷鞭打至告發他的人也崩潰了,跑過來跟他說對不起,甚至倒地痛哭,以為他死了。這時聖靈提醒他要饒恕告發和鞭打他的人,更鼓起勇氣跟領導說:「我真的做不到四無限,你們不要把精力浪費在我這個死不悔改的基督徒身上,我絕對不能悔改,你們要殺就殺,不要浪費時間。」4 這不單是他的親身經歷,也是許多家庭教會信徒的見證。對那段期間發生在中國教會的事,他和一些忠心的老僕人認為是神讓中國教會經歷的煉淨。煉淨過後,神會建立和栽植真正屬祂的教會。

使人順服的十架
  十字架亦是順服的道路。1963 7 月某天早上,夜鶯姊妹靈修時,公安突然奪門而入,強將她從年幼孩子的緊抱中拖出房間。她正要掙扎回去看看孩子,突然她聽到主說:「要順服,跟他們去,不要掙扎。」她即時應道:「主啊,我去。」在車上,她沿路唱詩:「我是否要背十字架,跟從神的羔羊……」車上的人跟她說不能唱,但她堅持。被帶進牢房後,她看到那裏只有一張床和一個馬桶,心中暗暗叫苦。瞬間撒但對她說:「神如果愛你,為甚麼這樣對你……神不愛你,離棄你了。」夜間,她睡不着,想起孩子、親人和眼前的光景,無形的壓力衝過來。淚水奪眶而出之時,心中響起一句話:「要安靜,要知道我是神。」她漸漸平復心情後,那聲音溫柔對她說:「你若是不願意為我在監牢裏,你可以回去,我會叫別人來代替你。」聽到這話,她想起主放棄榮耀來到地上,受盡人間一切苦難、貧窮、飢餓、凌辱、誣告、被賣、被藐視和被釘十字架,她祈禱說:「主啊,我是這樣愚昧、無知、自私,又怕受苦,求祢赦免我的罪。我所有的,都是祢白白賜的。今天我要把我的生命獻給祢,完全為祢而活,祢若要我留在監裏,只要有祢同在,我甘心樂意順服,願祢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,願祢的名在我身上得榮耀。」5

主旨成全的十架
  十字架更是願主旨成的道路。1958 年前後,〈願主旨成〉這首詩歌一直迴盪在鄭惠端心頭。期間她身邊的弟兄姊妹陸續被捕,她也留意到住處對面房間垂下的窗簾後,有人在窺伺。那時她對主說:「主啊,願祢的旨意成就。」三月中,鄭惠端被逮捕,她要求對方讓她禱告後才走,但不獲應允。他們推着她走出弄堂,穿過馬路,在路口停了一部小汽車,她看到有點眼熟,原來幾年前她在成都時主已經在夢中向她啟示了。鄭惠端心裏湧出一句話:「這是命定的事。」便說:「父啊,是的,祢的美意本是如此。」坐上小汽車,她靈裏充滿喜樂,情不自禁大聲喊:「哈利路亞,讚美主。」並且高聲唱:「十字架,十字架,永是我的榮耀。」從車上一直唱到看守所。6

  十字架的道路要說的還有許多。經歷了三自運動、聯合崇拜、文革和歷次宗教政策變動,家庭教會在 1998 年發表了〈中國家庭教會信仰告白〉,向外宣告他們的信仰和身分,也開始從隱藏走向公開,讓教會被社會看見,更讓人看見他們走過一條怎樣的十字架道路。

(作者是位關心中國教會發展的牧者,
曾為本刊撰寫「巾幗靈蹤」專欄系列文章)


註釋:
  1. 鄭藍:《林獻羔見證(一)》。靈音小叢書之二十四(中國:2012),頁 84
  2. 鄭藍:《林獻羔見證(一)》,頁 99
  3. 四無限指對毛澤東無限忠誠、無限信仰、無限熱愛和無限崇拜。
  4. 王怡:〈中國家庭教會史 1807-2018〉,網上版本(2019/12),頁 88
  5. 夜鶯:《籠中小鳥》(中國:大陸聖徒見證,2005),頁 25-30
  6. 鄭惠端:《奇異恩典—鄭惠端姊妹自傳》(中國:大陸聖徒見證,2004),頁 64-66
  •  
中國信徒佈道會有限公司版權所有。 網頁設計及維護:自由策劃有限公司。
免責條款 | 私隱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