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傳書雙月刊

年份 
分類 
2020年6月號.第28卷.第3期.總第165期
筆架求真相
資訊戰爭也是一種疫症
黃秀婷



  「祢必滅絕說謊話的;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,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。」(詩五6,《新譯本》)

  根據國際調查報導的新聞機構 ProPublica 的研究指出,推特(Twitter)上至少有一萬個虛假帳號一直由中國控制,作用是透過民間網絡平台發表文宣。一直以來,活躍度較低的推特帳號都有被黑客盜用,以散布虛假資訊,或是立場偏頗的報導。在武漢肺炎引發了國際疫情危機下,互聯網上出現一則被公眾視為「假新聞」,內容指「新冠肺炎病毒由美國製造」,而「中國正在幫助意大利從病毒中解救出來」;這種以引導方式意圖控制輿論的新聞迅速成為熱話。歐盟對外事務部亦曾指中國在疫症危機中散播假資訊,而俄羅斯也「針對性向歐盟及鄰國發動『陰謀論信息攻勢』」。

理性溝通以求共識
  網絡世界是自由、開放而多元的地方,當中最可貴的是提供一個公眾言論的平台,讓人可抽離時間和距離的限制,仍保持溝通和對話。我們生活在一個擁抱多元價值的年代,網絡世界需要保持一種開放性,好讓不同聲音均有表達的自由。然而,現實中的網絡世界存在不少非理性的溝通,讓本可促進公眾彼此理解和累積知識的良好意願,受到侵害和扭曲。

  法蘭克福學派的哈伯馬斯(Jürgen Habermas)主張一種追求共識的「溝通行動」理論,他樂觀地相信,人們只要通過不斷的辯論和溝通,彼此便能產生共識。網絡世界給予參與者平等對話和討論的機會,能就某些議題產生密集式討論;然而在價值多元的社會,由不同立場所呈現的論述,在講求簡短論述的網絡世界,是否真箇能幫助彼此有理性辯論,藉溝通得出共識?更何況我們今天常常遇上那些故意干擾事情真相浮現的雜音,又該如何進行理性的溝通呢?

保持清醒主內團結
  另一方面,我們都明白世上無人是孤島的道理,在生活中人是互為主體,「溝通」本身在社會的構成中,應是目的(ends)而非手段(means),因溝通的意義在於將人團結起來,而非製造分化。「不敬虔的人用口敗壞鄰舍,義人卻因知識免受其害。」(箴十一9,《新譯本》)我們處於「共存」的狀況中,需要承認彼此討論的觀點存有異同、以及了解個人溝通的限制;這樣,對話式的理性溝通才成為可能,彼此間意見的交換,也由聆聽對方的觀點作為開始。我們珍視網絡世界的暢所欲言,擁抱言論自由的價值。當然,這不必然保證理性對話的可能,但至少公眾仍需要有真誠的對話和溝通的機會,以及辨識政治輿論的真偽,難道有誰從最初便甘心做個被洗腦的資訊轉發員嗎?

  「認同請分享」的公式內容,總是鼓勵各位like & share。我們當細心檢視那種暗示政治立場的文宣,當中描述的故事,總能激起人心湧起一股腦兒的情緒,惟內容卻往往經不起事實的查證!教會弟兄姊妹在過去也學懂了一種相處的道理,若要自己謹慎不致落入情緒陷阱,便需從那些誘導式的文字抽身,避免彼此間的關係受其分化。有些人以為避而不談,一切以和為貴,大家的關係便會回復如初。可惜這只會增加對彼此看法的猜測,不知不覺間築起了心中的牆。其實只要為彼此留個空間,就算意見相異也先盡力保持頭腦清醒,待冷靜下來恢復理性對話,畢竟溝通的目的不是為了爭勝或話事權,而是在主裡的團結。

  或有人會認為,哈氏提出透過理性溝通尋求共識的社會理想,不符合現實人性的世界。然而,筆者認為與其放棄哈氏的提議,不如將健康的理性溝通,視為對人性積極的期盼。我們不也是如此跟隨耶穌的教導嗎?「你們的話,是,就說是;不是,就說不是;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。」(太五37)耶穌渴望我們誠實地正視自己的內心,是否正盡力保守自己不偏離正直的路,抑或是以詭詐來圖謀私利呢?

堅持真實不被操控
  我們亦要注意,在網絡世界中,不時會遇見策略行動的宣導,即是哈伯馬斯所指包含了操控(Manipulation)和有系統的扭曲溝通(Systematically Distorted Communication)。身處資訊戰爭的疫區中,我們更當愈發渴望重拾那種真實和理性的溝通,這種堅持不一定能中止後現代世界的資訊戰爭,但是切斷虛假資訊的補給、冷靜展示一些偏頗報導的錯謬和可疑之處,都能扭轉這些疫區的情況,減輕資訊戰爭對社會撕裂的禍害。

  最後,哈氏的溝通理論區分了四項「言辭行動」(speech act)。要注意的是,它們的預設條件都必須建基於「真實、真誠及正當」上,好讓雙方進入真實的對話和彼此理解。資訊戰爭的煙硝相信已難以杜絕,因國家之間的權力角力仍舊存在,但是人際間的戰爭並非必然。就人性而言,我們都在盼望「疫症」早日止住,讓有效的理性溝通恢復健康。

 

(作者是宣道會北角堂社關事工科義務傳道、公理匯研研究及教育總監。)
  •  
中國信徒佈道會有限公司版權所有。 網頁設計及維護:自由策劃有限公司。
免責條款 | 私隱政策